首页 > 女频小说 > 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

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

270:得知噩耗,参加酒会

作者: 叶苒

    和张雪婷聊了好一会儿,拿了一叠资料就离开了,阮宁其实没有和孟艺莘她们吃午饭,只是和她们打了招呼就离开学校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最近就一直是学校议论最多的人,之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那些涉事的人现在都受到处置了,开除的开除,坐牢的坐牢,闹得挺大的,她休学近一个月再出现,这一次来还是这个阵仗,很快学校都知道了,议论纷纷的,只是这些阮宁不知道,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去了医院,不是圣安医院看阮红玉,而是去了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听到她说去人民医院,林叔忙问:“夫人去第一人民医院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阮宁淡淡道:“以前认识的一个长辈病了住院,那长辈对我和我妈妈都挺好的,所以我去看看,你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林叔了然点头,开车去了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严绝回公司是回来开会的,而且是和盛世地产的高层一起开的联合会议,讨论一些关于两家公司合作开发的度假岛的项目内容,会议开了近三个小时才结束,结束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。

    叶允琛跟他约饭,严绝拒绝了,吩咐墨肯备车。

    叶允琛酸溜溜的:“啧,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,想约个饭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严绝瞥了一眼他:“没事就赶紧滚去吃你的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给阮宁发信息问她在哪里,而后孟艺莘她们吃完饭没有。

    叶允琛噎了一下,更加无语了。

    然后想了想问:“都忘了问了,阮宁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严绝盯着手机,看都不看他,只道: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叶允琛:“那下周的慈善拍卖酒会你到底去不去?我妈催我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严绝倒是看向他了,蹙眉道:“我从来不出席这些场合的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还问?”

    叶允琛耸耸肩:“这不是今时不同往日么?你以前孤家寡人不爱搭理这些没毛病,可现在有老婆了,而且京都那边都知道了,也不用遮遮掩掩了,带她去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说着尴尬的清了清嗓子,无奈道:“再说了,也不是我想问,主要是我妈让我问,这次她也是主办之一,她也就是想让你带你那小心肝去给她看看,她都没正式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妈前段时间跑国外去了,回来的时候阮宁都出院回家了,所以他妈虽然知道阮宁的存在,也特意打听了,可没见过,挺想见见。

    听叶允琛这么一说,严绝思考了一下,倒是松口了:“再说吧,我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“行嘞,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严绝瞥向他,目光凉凉淡淡的:“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叶允琛一听这第二道逐客令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然后……

    骂骂咧咧来的走了……

    严绝叹了一声,继续看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阮宁没回消息。

    没道理啊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给打了电话,可是没人接,他立刻心生警惕,打给林叔。

    等严绝赶到人民医院,已经是大半个小时后,林叔正带着几个保镖在医院找阮宁,可是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严绝了立刻让医院调了监控,找到了阮宁最后出现正在镜头里的地方,他立刻去了。

    在妇科检查所在的楼层往下两层的楼梯里找到了阮宁,她就坐在楼梯那里,蜷着腿把脸埋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旁边放着她的包和一份检查报告。

    严绝心沉到了谷底,站在她后面楼梯转角平台上僵了好一会儿才,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,才缓缓走下去。

    站在她面前,他缓缓蹲下,蹲好的时候,她也抬头看向他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仿若心怀大悲的平静,双眸都是空洞死寂的。

    眼睛红红的,脸上还有干涸的泪痕,显然哭过。

    严绝目光温柔的注视着他,那样怜惜和不忍,轻声道:“天气冷,地上凉,你身体还没好全,坐在地上不好,我们先起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完就想扶她起来。

    阮宁没动,红着眼哑声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    严绝垂着眼睑低声道:“因为怕,怕你像现在这样难过,我舍不得你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费尽心思的想要瞒着,却还是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阮宁突然就很想哭,极力忍着才没哭出来,憋着嘴内疚自责的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声音隐含哭腔,浓浓都是自责歉疚。

    严绝忙道:“阿宁,这不是你的错,不要说对不起,如果说错,那也是我错了,是我该跟你说对不起,我没能保护好你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阮宁泪如雨下,摇着头哭着道:“不是的,是我自己没注意,我自己不争气,才害死了我们的孩子,是我的错,如果我坚强一点,如果我没有吃安眠药,可能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忍不住抬手捂着脸,崩溃自责的痛哭着。

    严绝抱着她不停地安抚劝慰,可都无济于事,不管严绝怎么说,她都好像听不进去,只一味的归咎自责,把失去孩子的过错全都压在自己身上,直到哭晕在严绝怀里。

    得知了孩子的事情,对阮宁打击可想而知,可她也就哭这么一次,醒来之后人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,和得知此事之前没差别,就只是话少和情绪低落,不管怎么样都提不起兴致和情绪,却一次都没提过孩子,好像从来不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她这样,严绝更不放心,她若是伤心几天多哭几次,或许就能释怀一些,可这样明显压抑着,心里郁结难解,她偏偏又装着没事人一样,他每次想开解她,她都对他笑着,面对她的笑容,他都不知道如何对她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回学校的事情又得延后了,她没再提过回学校,他也不放心让她回去,只能让她继续待在家里休养。

    几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从书书房开了电话会议下来,严绝站在楼梯口,看着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她许久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像是在认真看电视,可是注意力根本不在电视那里,一直低着头,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。

    他站了一会儿后,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她旁边,她才回神抬头看他,敛起思绪,然后淡淡笑着:“你开完会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点了点头,他坐下在她旁边,自然而然的搂着她。

    然后低着头轻声问道:“是不是在家里很闷?”

    她现在每日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坐着发呆或者是看电视,可看电视也是坐着发呆,根本什么都看不进去,偶尔会去画室忙一会儿,可是她现在精神状态不行,也画不出什么来,更别谈画稿了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阮宁眨了眨眼,回答的很平静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严绝说:“明天有个慈善拍卖酒会,我带你去散散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不打算去的,不喜欢这种场合,可想了想,还是想带她去看看,别的不说,他也该带她露个脸了,以前是想藏着她,可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既然这样,自然该给她正名,免得让人诸多猜测诋毁她。

    阮宁愣了愣:“慈善酒会?你想带我去?”

    严绝颔首:“当然,不带你去带谁去?”

    阮宁微微笑着,自然明白他的打算了,问:“那是做哪一方面的慈善?”

    “应该都有。”

    阮宁挑眉:“那是不是要捐款啊?”

    严绝道:“你想直接捐款也行,或者看上什么喜欢的也可以拍卖下来,拍卖的资金都是要用来做慈善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说起这个话题,她来了几分兴致,微微笑道:“那去吧,不过我现在没有合适穿去懂得礼服啊,之前那些都是夏天的,现在都冷了。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她的后脑,轻声道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会让人给你准备好,只要你肯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想了想,又询问道:“等你生日之后,我再带你出去旅游散散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号,也就是下个礼拜三是她的生日,确切的说,是她被阮红玉捡回去的时间,就被当成她的生日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不打算过的,可是前两天徐姣来看她,不知道从哪知道她生日的,问了这件事,听她说不想过自然不乐意,说是家里俩老也不乐意,就打算给她办生日,全家人以及亲朋好友一起吃饭庆祝,弄个气氛让她开心一下,她最近精神太压抑了。

    本来定了在宁园,可是不想两个老人家奔波那么远,阮宁就让在徐家准备就好,到时候他们再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要离开锦江也得生日之后。

    阮宁呆了一下,讷讷的问:“去哪?”

    严绝道:“都可以,国内或是国外,你想去哪就带你去哪。”

    阮宁皱了皱眉,直视着他问:“严绝,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精神状态不好,所以才想要带我去散心?”

    是这样没错,可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和她说,人精神不好的时候,往往都有些抗拒听到这样的的话,他当初一开始也是这样的,所以现在他和她说话都很谨慎,就怕说什么不该说的让她不高兴。

    阮宁垂着眼睑低声道:“如果是这样就不用了,我挺好的,不用你特意带我去玩,我自己调节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好,不然也不会留在家里了,别说去学校,连阮红玉她现在都不太敢去看,可这不是第一次了,以前比这次严重的也都有过,她以前能忍得住的,现在也能,她很快就能自己调节过来的。

    严绝蹙眉:“阿宁。”

    阮宁很认真的看着他解释道:“真的,真的不用你这样,我也哪里都不想去,就想待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去,他也终不能逼她,只能作罢了。

    叹了一声,将她搂着靠在他怀里,轻声道:“不想去就不去吧,等你什么时候想去了和我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阮宁只是笑笑,没说什么,靠着他闭眼休息。

    呆坐了那么久,她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严绝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,就这样坐在那里让她靠着睡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等她睡着了,才抱她上楼回房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了午饭,严绝才带着阮宁离开宁园,先去了一趟医院看阮红玉,再顺便又给她做了一个复查,之后才去回了盛世颐园,到的时候,盛世颐园的家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,是墨肯找来的造型师以及工作人员,还有一套长款晚礼服。

    因为底子好,造型也做的挺简单,所以没花多少时间就弄好了,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换了礼服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礼服是香槟色的,款式简单低奢很符合她的气质,加上造型也很简单,显得整个人都很干净优雅,看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严绝定定的看了一会儿,才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因为看穿了高跟鞋,看他到不用怎么仰头了,阮宁微微笑着问:“好看么?”

    严绝点头:“很漂亮,不过少了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研究看了一眼墨肯,墨肯会意,端着一个盒子上前,打开。

    阮宁一看,只觉得眼熟:“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严绝颔首:“嗯,刚刚上去拿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套珠宝首饰,设计的也很简单,是她设计的,之前给杨程程和孟艺莘定制生日礼物的时候,她顺便送了几个早前喜欢的设计图一并去定制了,她本来只是想拿来收藏,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阮宁倒是忘了她的这些作品了,哑然笑笑,道:“你给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严绝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点点头,拿起盒子里的首饰逐一给她戴上,她给自己设计的东西,自然是很符合她气质的,佩戴完后,因为有了点缀,她整个人变得和刚才都大不一样了,更添了几分光彩。

    上下满意的打量了她一会儿,严绝又道:“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阮宁好奇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严绝从西装内衬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看着像是装戒指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打开,里面果然放着两枚戒指,明显的对戒。

    阮宁见状有些惊讶,微微皱眉:“我没设计过单品对戒啊,这是你买的?”

    严绝解释:“不是,这是我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阮宁被惊到了,有些不可思议:“你设计的?你还会设计珠宝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说过他会,她也没发现过他还对这方面有涉猎。

    严绝道:“我学过建筑设计,有设计功底,知道你喜欢珠宝设计后,我也钻研过一些这方面的东西,复杂的不会,但是设计对戒还是没问题的,这是去年就设计定制了的,只是一直没给你。”

    阮宁抿着嘴,掩不住脸上的笑意,拿起两个戒指仔细瞅着,设计的提挺简单的,没有镶嵌钻石,只是有些简约好看的图纹,很有质感,戒指内壁还刻了字迹,是他们的名字拼音。

    男款的是RUANNING?YANJUE.

    女款的是YANJUE?RUANNING.

    字迹很小,阮宁凑近看清楚后,忍不住笑了,这是她这段时间难得的一次由心底发出的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笑了严绝自然开心,可却觉得她的笑有些奇怪,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笑了一样,有些郁闷: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阮宁抿着嘴憋笑,实话吐槽:“这上面刻的字迹好土啊。”

    严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么直观表爱的方式,到她这里竟然是土的???

    感觉她其实就是在内涵他年纪大,所以品味土气,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阮宁又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土到极致就是潮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严绝顿时雨过天晴来了,眉眼间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阮宁把戒指放回盒子里,伸出手张开五指给他,扬了扬下巴道:“赶紧的,给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严绝乐意之极,拿起女款的那个,然后很郑重且虔诚的给她戴上了。

    阮宁很满意的抬手看着,见大小合适,有些惊奇:“刚刚好啊,你怎么会定制得这么合适?”

    他道:“给你的定制的,肯定是刚好合适你戴啊。”

    阮宁纳闷:“可是你是去年定制的,那会儿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指指围多少?”

    严绝意味不明的笑着,没回答,那自然是他亲自去量的。

    他不说,阮宁就更纳闷了,不过还没问,严绝就伸手过来:“到你了,给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阮宁哪里还顾得上问他别的,抿着嘴眯着眼笑着,很配合的拿起另一个戒指给他套上。

    然后两个人把手放在一起,相视笑着。

    旁边的墨肯和从楼上下来的造型师等工作人员见他们腻歪的样子,都没怎么干直视,且暗戳戳的姨母笑。

    慈善拍卖酒会是叶夫人联合几个一起做慈善的朋友一起办的,所以地点在盛世国际酒店,盛世集团的产业,邀请的都是锦江各界名流,办的还挺盛大。

    差不多六点的时候,车子才到盛世国际酒店,远远地,阮宁就看到酒店门口围满了人,大多是媒体的人,灯光不停的闪,无数安保人员在维持秩序,一辆辆车排着队停在那里,然后三三两两的人下车走进里面。

    等他们的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酒会入口处,便聚拢了门口所有人的目光,那些镁光灯立刻就朝着他们这辆车闪着所有摄影机都对着他们的车。

    阮宁才回过神来,看着严绝:“怎么有这么多媒体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又来佛系更新了……

    大家国庆节快乐,中秋节也快乐,双节同临,希望你们快乐也加倍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ditongxincai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